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地    址:滑县人民路南段路西 滑县文明路北段路东

电    话:400-6287-400

电   话2:400-6287-400

手    机:18637207699

手   机2:15515093055

联系人:钞经理

网    址:www.luobuge.cn

Q    Q:2521678656

“萝卜哥”三门峡打官司


上法庭不为钱 只为爱心人士讨说法

“萝卜哥”走出审判厅。


“萝卜哥”反驳炒作一说时激动落泪。


质疑



气愤


核心提示 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消息传出后,灾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4月21日,滑县“萝卜哥”爱心车队紧急筹措资金,购买了1000件碗装方便面、700件矿泉水、50件烧鸡、50件牛肉、35件无公害蔬菜等价值7万余元的物资。当日20时“萝卜哥”爱心救灾车从滑县出发前往四川雅安。22日11时许,爱心车通过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时,遭遇该收费站的阻拦,被告知不管运送什么,没有通行卡就必须缴纳全程费用,随车人员无奈只能缴费。6月3日,“萝卜哥”钞彦美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昨日,三门峡市陕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事件回顾] “就是导弹,从这儿过也要交钱”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没想到运送救灾物资的车也会被收费站拦下,而且长达两个多小时,”“萝卜哥”钞彦美说,爱心救灾车通过京港澳卫辉收费站时,工作人员已经表示,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可免收高速费,然后爱心救灾车才上路,当时工作人员也并未发放通行卡。可是,当爱心救灾车行至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时却被收费站工作人员告知没有通行卡就必须缴纳全程费用。 钞彦美介绍,随车人员向该收费站工作人员说明在京港澳卫辉收费站的情况并出示了滑县慈善总会盖有公章的证明,收费站工作人员依旧不依不饶要求缴纳全程高速费1035元。 “当时收费站的人说‘我不管你们运的是什么,就是导弹,从这儿过也要交钱!’”随车司机方新怀激动地说。想到灾区同胞正处于水深火热中,随车人员无奈做出让步,提出车是从京港澳卫辉收费站上的高速,可否只缴纳卫辉至三门峡段的高速费,谁知收费站人员却说,知道你们是从京港澳卫辉收费站上的高速,但没有通行卡必须缴纳全程费用。 随车人员与京港澳卫辉收费站联系后,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工作人员才答应随车人员只缴纳卫辉至三门峡段高速费用565元,并缴纳补卡费30元。“他们只给了我们高速收费单,并没有给通行卡的补卡收费单,在我们要求补卡费用也应开具证明后,收费站人员说去拿,可我们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人再来理我们。因为在三门峡堵车堵了三四个小时,又被收费站拦下耽误了两个多小时,时间紧迫,我们只能抓紧时间继续赶路了。”方新怀说。 “打官司,就是为爱心人士讨说法” “我打这个官司,不是为了区区几百块钱。让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退回高速费是为了讨个说法,为全国的爱心人士讨个说法。”8月6日8时30分,站在陕县人民法院门前,“萝卜哥”钞彦美紧紧拿着装有诉讼资料的文件袋激动地说。 雅安地震后,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向救灾车辆收费一事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热议,该收费站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如果事后车辆能提供去灾区运送物资的证明,征收的通行费可以退还。可是,从4月22日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向爱心救灾车收费到6月3日“萝卜哥”钞彦美向陕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始终没有与“萝卜哥”联系。 “现在国家政策好了,农民也富裕起来了,雅安发生大地震,我觉得我也有一份责任,可是半路上却出现了这事儿,真是让人寒心。”“萝卜哥”说,到今天开庭,他和同事已经来了三次,虽然为了这事儿自己费了不少事,受了不少委屈,但是他并不会因此而放弃献爱心。 在等待开庭的这段时间,“萝卜哥”告诉记者,他的代理律师王燃明是在看到媒体报道后,决定义务帮他打官司的。王燃明说,原告诉讼请求一共有三个:要求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退还高速费565元及补卡费30元;要求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向原告赔礼道歉;要求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赔偿差旅费共计3000元。“萝卜哥”也当即表示:“钱都是次要的,如果这次我们能胜诉,我会把赔偿款捐给需要的人。” 爱心救灾车辆高速费是否该收 9时30分许,“萝卜哥”及其代理律师走进审判庭,双方代表及其律师依次就座后面色都相当凝重。庭审中,双方就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是否应该收取高速费以及是否应该退费并道歉进行了激烈的法庭辩论。陈述中,双方代理律师都认真查看了对方出示的证据、记录并提出了自己的异议。 原告方认为,在爱心救灾车通过京港澳卫辉收费站时,工作人员已向原告承诺不需要缴纳高速费用且并未发放通行卡,而京港澳卫辉收费站与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同属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因此,京港澳卫辉收费站的承诺也就代表了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所以按照约定,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不应收取高速费。 而被告方认为收取565元高速费及30元补卡费,符合法律及政策规定,依据河南省交通运输厅2013年4月23日下发的《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关于认真做好抗震救灾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的通知》,自2013年4月23日起对持有县级以上民政部门开具的有效证明或通行证件,途经河南连霍高速豫陕省界、沪陕高速豫陕省界、二广高速豫鄂省界前往四川雅安执行抢险救灾任务、运送抢险救灾物资车辆,一律免收车辆通行费。原告运送物资的车辆是2013年4月22日13时59分通过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的,且仅出示了滑县慈善总会(系公益性社会团体,非县级以上民政部门,不符合省交通运输厅上述通知规定)开具的证明,即使是通知下发后,该证明不符合政策规定,不具有相应的证明效力。因此原告的要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如果我是炒作,那我希望多些人来炒作” 庭审中,双方各执己见进行了各自观点的陈述,当被告律师提出原告“萝卜哥”涉嫌炒作时,“萝卜哥”情绪相当激动。他说:“说我炒作我很痛心,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贫困家庭,我也接受过别人的恩惠,小的时候爷爷就告诉我一定要报答帮助过我的人,现在我有钱了,就一定要回报社会,我不知道啥叫炒作,更不会去炒作!”说话间,“萝卜哥”眼睛就红了,他含着泪说:“我知道啥叫诚信,但是卫辉站说了不收费,到了三门峡又要收费,你们根本不知道啥是诚信,如果我是炒作,那我希望多些人来炒作……”说着“萝卜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捂着脸大声哭了出来。 开庭两小时后,双方达成统一意见,同意法庭调解,双方转至调解庭。在原告律师代表“萝卜哥”提出退还高速费,赔偿差旅费以及道歉要求时,连霍高速豫陕收费站纪检书记张宝平当场表示,同意退还高速费565元及补卡费30元,但差旅费的3000元以及道歉要求需要向领导汇报后再于15时给予答复。 “我本来以为今天这个事儿就会有个结果,谁知道对方下午来到调解现场,他们又反悔了,只同意返还我们30元补卡费,其它的不予返还并坚持说他们收费站没有错。”“萝卜哥”气愤地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萝卜哥”三门峡打官司